设为首页
  收藏本站
  本站导航
首页 | 城市地图 | 电子地图 | 行政地图 | 交通地图 | 旅游地图 | 卫星地图 | 城区地图 | 分类地图| 世界地图
 当前位置:首页 >
  桓仁城区中心街道地图
  桓仁县资讯
图书信息:内容简介:《桓仁满族自治县概况》讲述了:国家民委《民族问题五种丛书》,包括《中国少数民族》、《中国少数民族简史丛书》、《中国少数民族自治地方概况丛书》、《中国少数民族语言简志丛书》、《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》,记录了中国55个少数民族从起源至2l世纪初的历史发展进程。涵盖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等方方面面的内容,荟萃了大量原始的、鲜活的、极其珍贵的资料,是一部关于中国民族问题的大型综合性丛书,是中国民族问题研究的重大项目和重大出版工程。
历史名人:朱蒙:两千年前,北扶余王子朱蒙历尽艰险,来到今桓仁地区,建立了中国东北边疆的属国政权,朱蒙成为高句丽第一代国王,被高句丽奉为始祖,桓仁则成为高句丽700年基业的肇兴之地。朱蒙,又称东明、邹华、众解等,生于汉宣帝神爵三年(公元前59年),北夫余人,朱蒙本是北夫余的一位王子,其母叫柳花,传说是河伯的女儿,后为夫余王的婢女。关于朱蒙降世,许多史料都有神话般的记述。一日,柳花“为夫余王闭于室中,为日所照,引身避之,日影又逐,既而有孕”,后生一卵,“大如五升,夫余王厌恶大卵,先后把它丢给狗和猪,狗猪不吃;又把它扔在路上,“牛马避之”;抛在荒野,群鸟又以羽毛呵护。夫余王又用刀割,“不能破”。无奈,只好还给了柳花。柳花把它放在暖处,“有一男破壳而出”,这个男儿,便是朱蒙。这则似乎荒诞的神话,实际上反映了高句丽人对日神的崇拜。朱蒙幼时便善于狩猎,“年甫七岁,岿然异常,自作弓矢射之,百发百中”,表现出了非凡的射技本领。朱蒙一词,便是夫余语言的音译,意即善射。夫余王有七子,常和朱蒙在一起游戏,此试射技高低。然而他们的技能全不如朱蒙,朱蒙因此遭到嫉恨。长子带素认为“朱蒙非人所生,将有异志”,请求夫余王除掉他,免生后患。朱蒙庶出,故而得到了“非人所生”的歧视。夫余王未听带素之言,但却给了朱蒙一个微贱的活计,让他喂马。朱蒙很有心计,特意将骏马减食,让它消瘦,反把一些笨马喂肥。国王不察,挑选肥马自乘,瘦马给了朱蒙。一次,国王举行田猎,有意刁难善射的朱蒙,仅仅给了他一支箭矢,朱蒙箭矢虽少,射获却多,于是又引起了诸位王子和大臣的嫉恨,预谋杀害他。其母柳花暗中得知此事,偷偷地告诉了朱蒙,劝他快些逃走,并鼓励他说:“以汝才略,何往而不可?与其迟留受苦,不若远适而有为。”朱蒙听了母亲的话,遂与夫余人乌伊、摩离、陕父三人逃出北夫余,向东南奔走。途中,一条大水横阻了去路,追兵在后,“浴济无梁”,朱蒙于是向水神祷告,说:“我是日子,河伯外孙,今日逃走,追兵垂及,如何得济?”于是鱼鳖并出,搭起了一座浮桥,朱蒙过河后,鱼鳖突然消失,追兵无法渡过河去,只好作罢。鱼鳖浮桥,显系神话,却反映了高句丽人信奉水神的宗教观念。朱蒙所渡的大河,名叫淹滞水,又作掩施水、奄利水等,即今流经吉辽两省的浑江。过河后,朱蒙和乌伊等三人来到一处毛屯谷的地方(今桓仁境内),遇见了穿戴不同的三人,一人穿麻衣,一人穿纳衣,一人穿水藻衣,这三人可能代表着当地不同经济形态的三个部落,麻衣者应以农耕为主,纳衣者应以狩猎为主,水藻衣者应以渔业为主。朱蒙得此三人,非常高兴,分另赐姓克氏、仲室氏、少室氏,并说“我方承景命,欲启之基,而遇此三贤,岂非天赐乎!”于是根据三人特长,“各任以事”。朱蒙又率领大家前行,来到卒本川(今桓仁下古城子),见此地“土壤肥美,山河险固”,于是准备立都,但未急于修建宫室,只在沸流水(今富尔江)旁结庐而居,国号高句丽。关于朱蒙建国之地,《魏书》等史籍作纥升骨城:“朱蒙至纥升骨城,遂居焉,号曰高句丽。”纥升骨城即今桓仁五女山城,它与卒本城(桓仁下古城子)都是高句丽早期城址,两者均是高句丽创国初期的都城,高句丽国王平时居于平地上的卒本城,战时则居于高山之巅的纥升骨城。朱蒙建国当年,“四方闻之,来附者众”。为了巩固政权,朱蒙对周边民族和部落开始征伐。首先,攘斥了邻近的靺鞨部落,靺鞨退缩畏服,不敢进犯。一天,朱蒙忽见沸流水中有菜叶随波漂下,猜知上流肯定有人,于是假作狩猎,前去寻找,果然找到了沸流国。沸流国国王松让出来相见,对朱蒙说:“寡人居处偏僻之地,不曾见过君子,今日邂逅,不亦幸乎?但不知你从哪来此?”朱蒙回答说:“我是天帝之子,现在纥骨升城立都。”松让欺他“立都日浅”,打算把高句丽纳为属下的附庸之国。朱蒙非常气愤,两人争辩不已,于是进行射技较量,来决胜负,松让最终不敌朱蒙,只好认输。次年六月,“松让以国来降”,被封为多勿候。朱蒙建国第六年十月,派遣乌伊、扶芬奴率兵北伐,攻打太白山东南荇人国,“取其地为城邑”。十四年十一月,又命扶尉伐北沃沮,“灭之,以其地为城邑”。通过一系列征讨,朱蒙政权不仅行到了初步稳定,疆域也得到了拓展,为高句丽日后势力的扩大,奠定了基础。朱蒙建国之初,未建宫室,待到国力稍强,便开始了营建。朱蒙三年春三月,“黄龙见于鹘岭”,秋七月,青赤色的祥云又“见鹘岭南”,受此瑞兆的暗示,次年七月,“营作城郭宫室”,这座城郭,便是纥升骨城。朱蒙十四年,其母柳花在夫余逝世。夫余王金蛙以太后礼安葬,又立神庙祭祀。十月,朱蒙遣使出访夫余,馈赠方物,报答夫余王的恩德。朱蒙在夫余时,曾聚礼氏女为妻,生一子,名类利,后为高句丽第二代王。到卒本后,又娶一妻,生二子,名沸流、温祚,后南下建百济国,皆在作为。汉成帝鸿嘉二年(公元前19年),朱蒙逝世于卒本东岗,葬龙山,时年40岁。朱蒙死后,高句丽人在卒本川立庙祭祀,号始祖庙或东明王庙,后来的国王继位后,大多前去拜谒。
何和礼:明朝末年,建州女真各部纷纷称王争长,出身于苏克素浒部的努尔哈赤迅速崛起,在其统一建州女真过程中,时为栋鄂部部长的何和礼,审时度势,顺应历史潮流,毅然率领本部上万人马归附努尔哈赤。努尔哈赤得到强大的栋鄂部的支持,顺利实现了统一女真的愿望,并在对明朝战争中节节胜利,何和礼也因此成为努尔哈赤的长婿,后金议政五大臣之一,他屡从征战,功劳卓著,成为清王朝的开国元勋。何和礼,亦作何和里,明末辽东栋鄂(今属辽宁桓仁)人,出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(1561年)。何和礼的先世居于东海瓦尔喀(今吉林省浑春),原姓觉罗氏,约于16世纪初迁居于佟佳江(今浑江)中游栋鄂地区,自为一部,称为栋鄂部,并以栋鄂为姓。栋鄂本为地名,其范围相当于今桓仁境内大部分地区。何和礼的祖父克彻,父亲额尔机(一名额勒吉)、兄屯珠鲁,皆任过栋鄂部的部长,明万历十四年(1586年),何和礼26岁时,就代替屯珠鲁当上了栋鄂部部长。栋鄂地处辽东山区,林木茂密,土地肥沃,雨量充沛,气候适宜。栋鄂部族定居此处,除继续狩猎、捕鱼、采集外,农业生产也有了一定的发展,整个部落都处在上升时期,到何和礼任部长时,已成为建州女真诸部中实力最强的一部。时努尔哈赤已用武力统一了建州女真大部分地区,他与栋鄂部之间虽然互有争战,但后来双方关系又大为缓和。他知道栋鄂部素强,又知道何和礼所部兵马精壮,雄长一方,因此一心想将栋鄂部招纳在自己的势力之下。万历十六年(1588年)四月,努尔哈赤纳海西女真哈达贝勒王台的孙女纳喇氏为妃,欲前往迎取,特邀何和礼率兵扈从,何和礼便亲率30骑侍卫随行。何和礼素知努尔哈赤乃女真一代枭雄,他在与努尔哈赤的接触和晤谈中,感到努尔哈赤不但具有雄才大略,而且礼贤下士,将来必为英主。努尔哈赤要完成女真各部的统一,进而实现霸业,尤其需要栋鄂部的支持和何和礼这样难得的将才,而何和礼“性宽和,识量宏远”,则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扈从之行结束后,努尔哈赤将其请到佛阿拉(今属新宾永陵镇),并以贵宾之礼相待,两人纵论今古,推心置腹,均对女真各部纷争的局面表示担忧,大有相见恨晚的感叹,努尔哈赤趁机向他表露出招纳之意,希望何和礼能与自己合兵一处,共创大业,何和礼慨然应允。何和礼返回栋鄂后,力排众议,毅然率领本部军民万余人马投奔努尔哈赤的驻地佛阿拉城,正式归附努尔哈赤。何和礼及栋鄂部的归附,使努尔哈赤实力陡然大增,如虎添翼,并为统一女真各部和对抗明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努尔哈赤为了表达对何和礼的恩宠,授予他为一等大臣,特将自己的长女东果格格册封为固伦公主,嫁给何和礼为妻,并为他(她)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。东果格格乃努尔哈赤和元妃佟佳氏所生,时年只有11岁,被努尔哈赤视若掌上明珠,足见努尔哈赤对何和礼的器重程度。何和礼与努尔哈赤结亲缘戚,分掌兵权,成为努尔哈赤的亲信之人,人们都称其为“栋鄂额驸(额驸即驸马)、“固伦额驸”。何和礼本有妻室,亦长于骑射,听说丈夫在外又娶了别的女人,十分愤怒,于是率领留在栋鄂部的人马,杀向佛阿拉城,要与何和礼决战。何和礼听说妻子前来,便率人马出迎,并向妻子说明缘由。可是妻子根本不听丈夫的解释,竟然要以兵戎相见,后经过努尔哈赤的当面劝谕,何和礼的妻子不仅罢兵,而且也归顺了努尔哈赤。努尔哈赤对何和礼十分器重,处理军政大事,首先密议于何和礼,然后再付诸实施。何和礼由于办事认真,深谋远虑,很少有失误之时,因此努尔哈赤嘱其不离左右以议军机。为了让何和礼随时可面见努尔哈赤,努尔哈赤特命在赫图阿拉城内北城城墙外的高埠台地上,为何和礼营造了额驸府。额驸府在通向内城墙之外设有小门,可直入城内,而且额驸府的选址又紧临努尔哈赤的汗宫大街门和后宫。万历三十三年(1605年),努尔哈赤初定旗制,何和礼率所部隶红旗,并任本旗总管大臣。万历三十六年(1608年),努尔哈赤派长子褚英、侄阿敏率5000兵马征讨乌拉,何和礼率部随征,破敌有功,特别是在宜罕阿麟(今吉林市)之战中,建州兵马大败乌拉兵,斩杀千人,获甲300副,最后攻克了宜罕阿麟城。万历三十九年(1611年)十二月,何和礼奉努尔哈赤之命,与额亦都、扈尔汉率2000兵马,远征东海女真渥集部的虎儿哈路,进围扎库塔城,将该包围后,何和礼等人采取先礼后兵策略,对城中军民进行招降,受到拒绝。三日后,何和礼等人指挥建州兵马采取强攻,最后攻破该城,共斩杀一千余人,俘获两千余人。扎库塔城被攻下后,周围各路慑于建州兵马的威势,纷纷投降归顺,何和礼命他们的首领土勒伸、额勒伸带领其民众500户,随军来到赫图阿拉。这次远征全胜而归,使建州女真统属的势力范围一直延伸到黑龙江、乌苏里江一带。何和礼对努尔哈赤忠心耿耿,多次参加对女真各部的征战,极受信任,却受到褚英的欺凌,褚英为努尔哈赤长子,何和礼的内弟,受封广略贝勒,并一度代理政务。但他心胸狭窄,特别忌恨几位弟弟和五大臣,并放言说,如果弟弟和五位大臣不听他的话,将来就要被杀掉。何和礼便与各位大臣写一份受苦情况,呈送努尔哈赤,结果褚英受到努尔哈赤的斥责和疏远,最后将其处死。何和礼自从率兵远征东海女真各部之后,努尔哈赤便决定让何和礼辅助自己处理事务,“以使定夺决断,不遣处出”。当乌拉部长布占泰违背誓言,意欲与叶赫等部联盟时,何和礼力主出兵乌拉部,并提出了请努尔哈赤亲自督率建州兵马征伐,在何和礼的建议下,努尔哈赤率何和礼等众将和3万大军亲征乌拉部。建州兵马连克乌拉河东孙孔泰、郭多、俄漠三城,向乌拉城逼近。在建州大军压境的情况下,努尔哈赤对布占泰犹存招顺的希望,等待着他能悛悔归降,令其改过,然后撤军。布占泰一面派使者向努尔哈赤请罪,一面又亲率3万乌拉兵马前来抵御,全部步行列阵。这时,何和礼与众将坚请出战:“我军远道征伐,利于速战速决,只是担心乌拉不出兵罢了。现在他们既然列阵以待,我军可利用这平原旷野,一鼓作气将其擒杀。如果错过了这个歼敌的机会,那么我军厉兵秣马,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”在何和礼等诸将的要求下,努尔哈赤方命将士舍骑步战。何和礼随努尔哈赤身先士卒,冲向敌阵。一时间,矢如风发电落,声似狂飙雷鸣。建州兵鼓勇奋击,乌拉兵亦拼死力敌。经过激烈搏杀,乌拉兵马遭到重创,死伤十之六七,抛戈弃甲,尸横遍地,余皆溃散,建州兵马乘势攻下乌拉城。布占泰见大势已去,只身逃往叶赫。征讨乌拉之役,建州兵“破敌三万,斩杀万人,获甲七千副”,乌拉从此灭亡。万历四十三年(1615年),努尔哈赤正式建立满洲八旗制度,何和礼及所部被编入正红旗,隶属于努尔哈赤次子、正红旗旗主贝勒代善。次年正月,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国称法,改元天命,设置议政五大臣,同听国政,何和礼、额亦都、费英东、安费扬古和扈尔汉位列其中。凡军国大事,先由五大臣拿出处理意见,再交四大贝勒复核,最后由努尔哈赤发布实施。他们“秉克公诚,厉精图治”,这就是著名的后金议政五大臣。天命四年(1619年),何和礼率部参加了著名的萨尔浒大战。此次战役,明廷以杨镐为经略,调集10万兵马,号称47万,共分四路,分进合击,会攻后金都城赫图阿拉。努尔哈赤采取“凭尔几路来,我只一路去”的应变策略,集中优势兵力,给明军以毁灭性打击。在萨尔浒大战中,何和礼及所部兵马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有史料称“萨尔浒之役,率败明师者,皆公(指何和礼)之力也。”因为何和礼在此次大战中,协助努尔哈赤运筹帷幄,使后金全歼明朝三路兵马(一路逃走)。而且在后金兵马中,原栋鄂部子弟居多,特别是在东线战场上,栋鄂部兵马利用地利条件,伐木设障,坚壁清野,并以小股兵马袭扰,致使东路明军主将刘铤所率领的明军和朝鲜联军行军迟缓,延搁数日,为后金主力调集东线,全歼东路明朝和朝鲜联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天命六年(1621年),后金兵马接连攻克沈阳、辽阳,“何和礼皆在行间”。据《满文老档》记载,此时的何和礼辖有浑河音格5个牛录,博尔辉5个牛录,雅尔瑚、苏完8个牛录。粗略估算,当有5400名军士。后金攻下沈阳、辽阳二城后,何和礼又以战功被授予世职三等总兵官。何和礼追随努尔哈赤征战36年,励精图治,推诚宣力,勤劳政事,深为努尔哈赤所倚重。努尔哈赤比何和礼年长两岁,两人不仅有君臣之礼和翁婿之亲,更有着兄弟般的手足之情。天命九年(1624年)八月,何和礼因积劳成疾,病逝于官署之中,享年64岁。何和礼去逝时,五大臣中的其他四位已病故在先,仅何和礼尚参与后金的军机大事。努尔哈赤为失去何和礼这样的忠勇大臣而惋惜不已,以致痛苦失声道:“我们一起并肩作战而又十分友好的诸位大臣都已不在人世了,上天为什么不让他们留下一位给我送终呢?“对何和礼等五位大臣的感情和爱惜之情,由此可见。
陈先舟: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春,在怀仁县恒亲保英英沟大牛山下有一对恩爱夫妻,生了个英俊的老儿子,取名土瀛,他就是后来著名的爱国人士陈先舟陈先舟在私塾念书时,就喜欢神话和幻想,从眼前的大牛山想象出《列子·汤问》中写的五神山—瀛洲;在江上划船时,能联想到宋代欧阳修《蝶恋花》一首词描绘的意境,他吟诵道:“水浸秋天风皱浪,缥渺仙舟,只似新天上。”,陈先舟念完私塾,读高等小学,接着读桓仁师范专科。民国8年(1919年),20多岁以优异成绩考入仙台高等工业学校电气科。此时,他几夜难以入睡,童年瀛洲的梦想在他的脑海中就象湖水中的漪澜,幸福与喜悦层层叠叠地推进。遗憾的是,当他踏入童年所谓的仙境时,发现东洋却是个贫富悬殊的资本主义王国,最让他气愤的事发生了,民国12年3月北平政府照会日本,要求如期交还中国领土旅顺、大连。而日本当局复照,无理拒绝。陈先舟身感奇耻大辱,怒发冲冠,毅然率70余名留学生回国游行请愿,强烈要示北平政府收回领土。陈先舟的父亲专程赶到沈阳看儿子。先舟却为父亲安排了个特别节目,请他老人家也参加了示威游行。民国13年春,陈先舟毕业回国后分配在奉天市政公所。他目睹省城破烂情形,心焦如焚,回想日本东京,大阪等各城市交通电气化,深感“实业救国”任重道远。他冒着滂沱大雨去见张大帅,提出改造省城交通面貌的宏伟蓝图。张大帅听说陈先舟想修“磨电车”欣然同意并拨款下令施工。民国14年10月,由陈先舟亲自设计指挥的沈阳有轨电车通行,张大帅莅临剪彩,高兴地称赞陈先舟“真有点中国人骨气”!,张学良继承父业以后,任他为东北电信管理局总工程师兼东北无线电台台长。他花费了几年功夫,把零乱的东北无线电通信网,建成为一个完整的科技体系,重新改造了沈阳故宫无线电总台。从此,东北通讯不但联结国内各大城市,而且能够通达巴黎、柏林、莫斯科以及河内等世界各地。陈先舟为东北电信事业的科技进步,显示出他卓绝的才能。“九.一八”事变第二天,陈先舟会同高崇民、车向忱、阎宝航、杜重远等知名人士,在北平奉天会馆成立东北抗日救国会,领导和支援东北各地抗日义勇军斗争。陈先舟在北平任华北无线电台台长,直接用无线电发报,声援马占山江桥兵变,领导义勇军抗日。与此同时,陈先舟与中共北平市委建立密切联系,替他们安装电台,修配电报机,改善了共产党通讯条件,以其对共产党无限热爱的赤诚之心,默默为革命无私奉献。民国25年12月,发生了震惊中外的“西安事变”。陈先舟在西安任东北军少将交通处处长,紧密配合张学良、杨虎城实行“兵谏”。17日,周恩来同志到陈先舟住地并会见了他,高度赞扬他在西安事变中做出了特殊贡献。从此,陈先舟选择了正确的政治道路,民国27年4月,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陈先舟遵照党中央指示,致力于统一战线工作,他把党交给的任务看作是自己最神圣的职责。为争取国民党抗日,他奔波于西安、武汉、上海、重庆、北平等地,先后创办了《反攻报》;组建“中国建业公司”为中共地下党活动筹集资金;掩护“战地服务团”,并且团结教育了一大批抗日流亡人士,还为延安输送过大批革命青年。1945年8月,毛泽东同志到重庆谈判,此时是陈先舟最繁忙劳累的日子。陈先舟按照党中央的部署,专门联络国民党上层人物做出了贡献。不论是开辟东北根据地,还是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,陈先舟都以其对党无限忠诚,对社会主义无限热爱的忠心,甘当人民的公仆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他曾攀登过昆仑山、大兴安岭,他曾踏遍西伯利亚各地,担任北京到莫斯科国际通信线路工程的总指挥,仅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全部工程。陈先舟生前曾任民盟中央常委、民盟辽宁省委员会主任委员、辽宁省副省长等职,1969年12月7日,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身陷囹圄,含恨逝世。1978年10月11日,中共辽宁省委召开3万人参加的陈先舟同志追悼大会,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了花圈,民盟中央负责人史良、胡愈之出席了追悼大会。“此身化作干将去,心似洪炉在人间,”桓仁人民永远怀念着他。
关于网站 | 中国卫星地图 | 网站地图 | 世界地图电子版
Copyright © 2018 中国旅游地图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